第505章 不就抽个烟?

宁洁上前一步:“得到了答案却不说明原因,这恐怕不礼貌吧。”

“我只是不想内疚,所以才找你确认一下。”

宁洁:“......”

伴随着于然声音传来的是于然隐于黑暗路上淡淡的脚步声。

宁洁看着于然的方向,眼眶泛起红血丝,眼泪直打转。

原来,如此。

原来如此啊!

不过是南柯一梦,自己不愿醒罢了。

宁洁深呼吸,仰头将泪花憋回去。

接下来她还要登台,妆不能花。

宁洁回到等候区时,主持人正好念到他们的号码牌,季江绅士的伸手,牵着宁洁往舞台上走去。

台上,季江拉着宁洁出现,引来台下热烈的掌声。

特别是看到宁洁和季江两人相握的手,好些男生都吹响了口哨。

此起彼伏的口哨声透着几分暧昧的氛围,宁洁和季江此时若有所感似的,松了手,两人同时向台下观众行礼。

礼毕,两人身后的帷幕在这时缓缓拉开,里面是一架刚搬过来的钢琴。

也是不久前于然触碰过的钢琴。

宁洁视线不由自主的看了眼那于然触碰过的地方,随之两人默契的走过去落座。

场内灯光在这时熄灭,一瞬后,舞台上一束灯光打在此时坐在钢琴面前的两人。

两人互看了一眼,双手放在琴键上,台下的人呼吸一滞,等待着俩人的演奏。

校花和校草的四手联弹本来就吸引了众人,再加上两人还是情侣,期待的人就更多了,更别说两人长得还这么好看,以至于两人架势一摆,所有人的情绪都跟着安静了下来。

在这一秒安静的状态下,刘恋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在旁边停下,并且落座的声音。

她视线一转,就看到于然正看着她开口:“我回来了。”

刘恋:“......”

这种被汇报的感觉...有点鬼畜。

下一秒,台上的音乐声响起。

刘恋这时也回过神来,“嗯。”

随后刘恋就转头去看台上,这时她忽然想到刚刚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,转到一半的头立马转了回去,紧盯着于然。

原本看向台上的于然感受到刘恋这灼热的视线,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。

眼神示意:怎么了?

场内昏暗,刘恋没注意于然的眼神,只严肃的问:“你抽烟了?”

于然:“......”

刚才夹烟的两只手一僵。

于然眼中也闪过讶然,完全没想到刘恋会问他这。

几分钟前,他同宁洁分道扬镳后,心情烦躁,便点了支烟。

他抽完回来的。

刘恋问他这作甚?

于然脑中闪过千头万绪,面上有些迟疑的问了句:“有问题吗?”

他不就抽个烟,有问题吗?

然后他就看到刘恋眉头紧蹙,一脸嫌弃,“没问题。”

于然:“......”

若是此时她的面部表情不是这么丰富的话,他都相信了。

紧随着,刘恋语重心长的劝道:“抽烟有害健康,而且二手烟的危害更大。”

于然:“......”

他再度无语。

这老妈子的架势...

刘恋接着语重心长:“你还是少抽点烟,小小年纪,你这是在慢性自杀好吧。而且肺也会变得黑黢黢的,要不你还是把烟戒了,省得以后我们也跟着吸二手烟。”

于然:“......”

他此时有些想扶额。

于然看着刘恋,有些头大:“我似乎没有在你们面前抽过烟吧。”

所以二手烟什么的,根本就不存在的好吧,他也不想戒烟。

“那你能保证每次都不抽,你有瘾吧,你要是瘾犯了咋办?”刘恋苦口婆心。

旁边的姜阳此时也看了过来,听到刘恋说的话,眉头一挑,看向于然。

一副看戏的样子。

不过,这于然对刘恋的耐性似乎不是一般的好。

突然有新发现的姜阳顿时神情一凝,看向于然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探究,脑中过滤了一遍于然从跟他们认识到现在。

这不想不知道,一想吓一跳。

于然似乎从一开始对刘恋就有些特别,只是那些特别的地方太微末,所以他们所有人都没发现。

他也是现在突然灵光一闪发现的。

于然难道对刘恋——

脑中闪过某个可能性后,姜阳瞬间就打断,不愿往下想了,神色复杂的看着刘恋的后脑勺,心里有些想不明白。

这丫头也没啥特殊的啊,怎么这么招人惦记?

不行,看来他得防着点于然,他的小白菜,可不能被人拱了去。

姜阳想象的工夫,于然是对刘恋的问题彻底无语,也颇有招架不住的感觉。

于然闪了闪神,眼神有些飘忽,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说完于然起身就溜了,大堂内一片昏暗,没几下刘恋就看不到于然了。

听到于然回话的姜阳,看着于然离开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

他怎么觉得于然这是怕了刘恋?

没人理的刘恋,此时将枪口对准神游天外的姜阳:“你抽烟吗?”

问得姜阳一愣,心里彻底肯定了,刚刚于然就是逃了。

看着刘恋这虎视眈眈的小眼神,让他莫名有种被甩锅的赶脚....

见姜阳不回答,原本被于然置之不理的刘恋心里就存了口气,现在看姜阳还不把她放在眼里,当即就开始慢慢收紧拳头。

此时姜阳也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,随即扯出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:“哈哈,我不抽烟的。”

“真的?”刘恋的群头都蓄势待发,哪知姜阳回答了,当下生疑。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姜阳连忙表态,“别说是烟,我身上连打火机都没有。”

刘恋:“.......”

两人没说话,两两相望。

刘恋见姜阳眼中一片真诚,也回忆了一下,她似乎还真没有见过姜阳抽烟......这才不情愿的松了手,“那好吧。”

姜阳:“......”

这语气能不能不要这么不甘心。

因为没有打到他而遗憾?

他看起来很像是受虐的一方吗?

姜阳对此表示怀疑。

台上两人的四手联弹已经渐渐进入尾声,评委们也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着,准备评分。

一曲终了,余音绕梁。

两人无疑是今年文艺节的头名。。

几位评委都先后给出高达九分或者九分以上的评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