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二十四章:省城一尊

龙婿归来 左手和弦 2138 字 7天前

刘管家一夜之间熬白了头发。

本身想着找一个安静之地,了却余生,但他还是心有不甘。

这个他生活了20余载的地方,其中的一草一木,他都付出了感情。

“当然有需要。”

凌羽枫开门见山的说,“对于我来说,若是有一个中心点的能汇集情报,那是再好不过。”

凌羽枫大跨步上前,盯着刘管家的眼睛。

“我的意思,你应该也清楚,对于此地,我相信你是万般留恋,若是你肯留下,整个东方会所,还都由你经营。”

刘管家浑身战栗。

“你不必多想,我不会干涉你的生活,这地还是独立的,我只是希望,他能一直留存下去,日后我也会时常光顾。”

刘管家唇齿微动,他心里清楚,若是会所继续经营下去,那些京城势力一定会纷纷找上门,而且会明里暗里的针对他。

而且他没有拒绝的机会,一旦拒绝,想要安享晚年,恐怕并非易事。

说不定,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仇家找上门,自己会突然死于非命。

而现在,凌羽枫却将话说的如此清楚。

“凌羽枫先生,我已经老了,不中用了,您真的需要我吗?”

刘管家面露难色。

“刘管家,八爷的眼光还是极好的,我也相信他。”

两人相顾无言,过了十几秒种,刘管家满含热泪。

“我答应。”

刘管家点头说道。

“嗯,对于这里,我真是舍不得。”

“我也知道,不过东方会所这么大的地方,整个花花草草,你一个人恐怕也难以打理,不如我派遣手下,召回此地,若是刘管家有任何需求,直言便是。”

凌羽枫微微一笑,说罢,便转身离开。

刘管家心中自有分寸,对于凌羽枫这种人,根本不需要他过多言语。

很快,东方会所重新开放的消息传开了,甚至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。

如此宝贵的情报网络极具诱惑力。

有人来找刘管家,问他之前拒绝合作,现在如何重新开门?

但人们甚至都没有进门,直接被腿打断了!

接连有麻烦制造者,他们的腿已经折断,留在俱乐部的门口。

尖锐的尖叫声,显然是对那些没有好主意的人的警告,在东方会所,有人了!

省会地下圈子的混乱,凌羽枫不满意。

因为这会影响苏妲己的发展,也就是影响她的心情。

凌羽枫发出的话说,两天之内,所有不属于江南省的势力,马上滚!

否则,全灭了!

突然之间,地下组织沸腾了。

省城本地势力听到这个消息,一个激动到极点,凌羽枫终于放话了。

省城,没有人敢再来玩野!

刚好有个大佬回应说,支持凌羽枫,在省会闹事,就是和他为敌,为死而战!

一会儿,整个地下圈子都疯狂起来。

他们以前曾受到威胁,但现在,即使京城试图控制他们,他们也不惧怕任何人。他们直接战斗,毫不留情。

这激怒了试图夺取省会资源的京城代表。

“凌羽枫,到底是谁?太狂妄了!”

“地下的狗会听他的话,就以为我们也会听吗?”

“两天让我们翻滚,哈哈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傲慢的人!”

来自京城的人根本不在乎,甚至不屑。

八爷已经死了,只是东海一个小地方的人,敢如此狂?

让他们离开省城,疯了。

但是第二天,省会码头,灯塔一个人绑着,赤果果地,四肢骨折,挂在塔上。

这个人是王德洋。

马玉铁的最爱门徒!

他来到了省城,却……被这样殴打,吊在码头,无情地屈辱!

片刻,京城代表保持沉默。

这是在杀鸡吓猴子!

谁是疯狂的?

那是凌羽枫!

可王德洋毕竟是马玉铁的徒弟。

也是武术大师,马玉铁的骄傲门徒!

谁都知道,不久前,马玉铁斩了夜无殇,遍布京城,引起了震惊。

但是现在,他的门徒已经手脚受伤,脱光衣服,挂在塔上。

耻辱啊!

没有人敢说,有些人感到害怕,有些人根本没有想到,有些人感到震惊,没有立即作出反应。

谁会想到像王德洋这样的角色会有这样的日子。

不要说他们,甚至凌羽枫都没有想到。

他让光头强处理此事,仅以杀鸡为例,光头强表示知道怎么做。

但是这个家伙,竟这样。

凌羽枫的内心有一个决定,做完这种动大脑的事,还是让给杨大利,光头强只负责做。

省城动摇了。

那些以前没有把凌羽枫放在眼前的人,此刻恐慌,不敢在省城停留很长时间,离开了。

他们觉得自己的处境比王德洋更差。

即使是疯狂的王德洋,也要遭受这样的屈辱,如果不走,恐怕他们只会死!

这个凌羽枫,太霸气了。

在很短的时间内,渗透到省会的京城代表悄悄地一个人一个人离开,不敢留下。

省会,再次平静。

如此简单,没有双手,没有鲜血,没有死亡,凌羽枫只说了一个字。

现在,以省会之王为一尊!

省会,很快就恢复了。

地下圈子里的每个大哥,心中都带着镜子,他们都知道,只要天空中有凌羽枫,地下城的省会,轮不到外人说话。

他们也知道该怎么做,以及做出哪些选择。

这些,不需要凌羽枫说。

所有大人物都参照东海模式,主动切断灰色产业,积极参与省会建设。

即使收入减少,但至少寿命更长。

听到这些消息,远在东海的杨云飞,有些激动。

凌羽枫震惊的强大力量。

即使是原来的八爷,也没有这样的力量。

“老大,我们要回去吗?现在省会不一样了。”

陈大锤问。

“再好能比东海更好吗?

杨云飞摇了摇头,“你记得,在东海,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,我们非常幸运,其他人,会不会有这个机会,不会的,明白吗?

“是!”

在他的脑海中,总有一个人物,高高在上!

凌羽枫!

只要他在位,那肯定是不同的。

此刻凌羽枫皱着眉头,看着光头强。

“还留了内裤。”

光头强低声低沉地说道,“我怕有不雅和不体面,否则全果,他那小弟弟太丢人了。”

凌羽枫有些无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