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章 此人是谁?

哗啦——哗啦——

将车门顶在身前,子弹打在上面不断落下,苏雷转身从车子后面走出。

有了车门的遮挡,苏雷将稳步前进着。

呼——

对面袭来的子弹稍微一顿,应该是子弹耗光,正在换子弹。

机会!

迅速从车门后面探出身,苏雷手持步枪,瞄准疤脸男身边的一个同伙,快速扣动扳机。

一串子弹射出。

但是没打中……

打在了二人后方的防弹车上。

咧咧嘴,苏雷叹了口气,第一枪打中已经是运气极好。

再想扣动扳机,却发现自己枪中的**已经没有子弹。

这子弹没的真是糟糕。

眼看两个歹徒即将换好子弹,苏雷心中有了决断。

掂掂手里的枪,嗯,沉甸甸的,很有分量。

苏雷不在犹豫,左臂轮圆,直接将手中的枪甩出。

噗呲——

铁器入.肉的闷响传来,苏雷知道这次击中了。

WTF!

此时对面的疤脸男已经破口大骂。

对面的那个人,竟然用一把枪将手下硬生生砸死?

看着胸口插着枪杆,血液不断流出,身体还在抽搐的手下,疤脸男知道这人活不成了。

简直恐怖!

看着还在向自己走来的苏雷,疤脸男心中警觉大作。

危及生命的颤栗感让他汗毛直竖。

能够赤手空拳解决掉自己手下,还能将车门暴力扯断,不客气的说,这就是头行走的猛兽!

极度危险!

疤脸男瞳孔缩到极小,惊悚地盯着苏雷,目前对方手里没枪,自己决不能给对方近身的机会。

拖,必须要拖到接应直升飞机到来!

“去死吧,怪物!”

可惜自己一条手臂已经作废,疤脸男用完好的一只手臂持枪,疯狂向苏雷扫射。

……

“他是什么人?是你们喊来的帮手吗?”

缩在防弹车后,戴尔文瞪大了眼睛,看着突然出现的苏雷,向两个保镖问道。

两个保镖对视一眼,互相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。

“不是我们喊来的。”

此人是谁?

为什么要帮我们?

三个人脑海中同时闪过这些疑问。

“不过,这人好厉害……”

保镖A偷偷探出头,观察着双方的动静。

“枪法也很好。”保镖B补充道。

“而且还很帅。”

戴尔文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。

“老板,你快躲起来!”

两人同时回头,齐齐将戴尔文摁下去。

“松手!我能照顾好自己。”

戴尔文十分不爽,理了把头发,推开两人,用敬佩的眼光看着远处的苏雷。

“他是东方人还是印第安人?”

“好厉害。”

“我要请他做我的保镖。”

听到这话,旁边的两个保镖脸色一黑。

“天啊,他来自特种部队吗?”

当戴尔文看到苏雷猛然掷出步枪,将其中一个劫匪扎个对穿后,更是忍不住惊呼出声。

两个保镖相视一笑,满脸苦涩。

特种部队?

他们就出自特种部队,扪心自问,他们绝对达不到这种强悍程度。

这才是男人,看着苏雷举着车门,硬扛着疤脸男子弹前进。

戴尔文拳头紧攥在一起,热血沸腾,满脸通红。

若不是两人正在交战,他恨不得从防弹车后面跳出来加油助威。

……

感受着车门处传来的子弹阵阵打击,苏雷眉头微皱。

再这么下去,车门总有被打坏的时候。

对方只剩一人,依据这帮人的凶残程度,不保证在最后会不会做什么疯狂的举动。

呼——

吸了一口气,苏雷身体微蹲,双腿发力,然后猛蹿向另一个方向。

苏雷的速度极快,在原地只留下一个影子。

砰砰砰——

受制于残废的手臂,疤脸男的动作慢了一截,射击的枪口出现一丝偏差。

子弹打在地方,还有几处失了准头。

就是现在!

苏雷胜券在握,身子继续加速,整个人猛然向上窜了一大截。

几个呼吸之间,两人距离被苏雷拉进到5米。

在这个距离下,以疤脸男的反映速度,足够苏雷做任何事了。

垂下目光,正好与疤脸男惊恐的目光相对。

满身同伴溅起的鲜血,大胡子上挂着血珠,手中的枪管还冒着白烟……

“Bye~”

苏雷张口做一个“再见”的口型,然后举起手中的车门。

在疤脸男惊恐欲绝的目光下,苏雷悍然砸下!

“啊!”

一声惨叫过后,疤脸男再无声息。

“先生!”

戴尔文挥着手,大呼小叫地从防弹车里钻出来。

“谢谢你救了我!”

小跑到苏雷面前,戴尔文搓着双手,激动地问道。

“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?”

“请给我一个感谢您的机会!”

戴尔文就站在苏雷一米远的地方,想靠近却又不敢。

刚才苏雷的表现将他吓到了,只是站在苏雷面前,就感到压力倍增。

一边的保镖A警惕地看着苏雷,双眼扫过苏雷全身。

手上没有老茧,不存在锻炼的痕迹。

看身形,比自己瘦弱多了,个头还不到自己的下颚。

“不必了。”

苏雷目光淡淡扫过戴尔文,“救你们只是顺带……”

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“对了,在那边边有一个被我制服的绑匪,你们可以将他交给警方。”

苏雷顺手一指。

只是顺带……顺带……

“啊……这……”

戴尔文听到呆住,陷入深深的怀疑中,张张嘴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轻描淡写地干掉四个人,还说只是顺带。

这个B装的也太过分了吧。

看着苏雷面无表情的脸,戴尔文觉得他好欠揍。

但看看自己瘦弱的胳膊,还是算了吧。

就在这时,保镖B跑过来,有些喘息。

“老板,我检查过了,那3个劫匪……全死了……”

说着,保镖B用敬畏的眼光看着苏雷,只不过是瞬间一撇,目光落到苏雷脸上,瞬间收回。

3个人的死因各有不同,最惨的还是疤脸男。

浑身骨折,脑丨浆四溅,脸上已经看不出人样。

更令他震撼以至于到了畏惧的是那扇车门。

镶满弹孔的车门背面,留有5个深深的孔洞,通过对比,赫然是人为!

是苏雷留下的!

通过一双手掌,抓透铁皮!

这份实力,令人恐惧。

保镖B对着苏雷行了一礼,“先生,感谢你救了我们。”

随后又补充道,“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我们感谢您的出手。”

对着3人点点头,苏雷转身就走。

“先生……”

见到戴尔文还想挽留苏雷,保镖B护住戴尔文,在他耳边低声几句。

对方的脾性未知,自家老板行事随意,千万不要惹怒他。

不一会,戴尔文眼中渐渐闪过异色,看苏雷的眼神更加崇拜。

“我要拜他为师!”

戴尔文一句话脱口而出。

两个保镖同时大汗。

老板你别闹……

这人脑子有病吧?

不理会在身后胡言乱语的戴尔文,苏雷走向后方。

诺兰还有爱菲利亚应该等不急了。

轰轰轰——

苏雷转身走出十多米,却听到侧方传来轰鸣声。

歪头一看,是一架直升机。

看着上面的涂装,并且没有编号,不像是政.府救援直升机。

难道这就是疤脸男口中的接应直升机?

只可惜你的接应对象已经下地狱了。

等到直升机临近,苏雷抬头向上看。

直升机是那种民用的飞机,优点就是轻便灵活,缺点是没有装配任何武器设备。

飞机上只有一个驾驶员,一脸胡子,带着墨镜,正在张望着。

很快就发现战斗的现场。

人呢?

“喂?刀疤,你们在哪里?”

汽车废墟中,疤脸男尸体上的口袋中,传来直升机驾驶员的呼叫。

听到轰鸣声,戴尔文三人已经躲避开来。

两个保镖仔细一看,便知道这是非法改装后的飞机。

来人,是敌非友。

“该死的,洛杉矶警察怎么还没来!”

戴尔文抱怨道。

“收了我们纳税人的钱,不应该保护我们的安全么?”

“老板,小点声,他好像在搜寻我们。”

保镖A将戴尔文按下去,隐蔽地瞥了一眼空中。

就在这时,一串子弹扫过地面。

空中的直升机开火了。

一串枪管从起落架下方伸出来,火星四溅。

“这帮该死,这次投入的力量足够发动一场小型战争了。”

确实,又有重火器,又有空中火力支援,这放到非洲某个国家,绝对足够发动战争。

这下怎么办?

弹药都用光了,即使苏雷再一次出手,在地面上,又打不到空中。

难道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。

逼近死亡,反而不那么害怕。

戴尔文从车里伸出手,冲着天空比划了个中指。

铛铛铛——

车顶凹陷进去一大块。

是大口径子弹,这样下去,防弹车根本挡不住。

噗——

车顶一个透光的弹孔出现,随之就是第二个、第三个……

乌龟壳终于要破了。

直升机驾驶员嘴角一丝冷笑浮现。

哒哒哒——

子弹不断地倾泻。

就在这时,一道破空的呼啸声传来。

什么东西?

直升机驾驶员往旁边一撇,视野中,一道黑影越来越来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