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八章 玄武子嗣

“且他们培养出的每一道修士,看似强大,实则会留下极大的后患,几乎不可能突破至渡劫之境,最强,仅仅是合体巅峰而已。

揠苗助长,终究是不妥,而我们五道学府培养出的学子,可突破,且一旦突破,即是可坐镇一方的大能……双方之间的差距,尽在不言中。

可惜了,这些人的天资,本不弱于帝一,本应该拥有更深的前途,但却被摧毁,只能永久的停留在合体之境。”

大乘之境的导师见木尘疑惑,发声告知,言语之中充满了惋惜之情。

木尘懂了……论培养人,还是得看传承悠久的学府啊。嗯,不对,木尘好奇想到了什么,这?与青黑之色的石板,存在异曲同工之妙啊。

会不会是因为青黑之色的石板呢?不知道天梦的实力,是不是仅如同他表现出的那么低呢。

“导师,您知道九大家族培养黑衣人的办法吗?”

木尘按耐不住,如此发声询问道。

“隐约知道一些,好似是因为神异的石板……据传能带给人无限的感悟。”

木尘一愣,知晓此事,并未多言,而是藏在心中。

青黑之色的石板,竟然不仅一道。

九大家族,除却十八道黑衣人,剩下的万道合体之境的族人。

本族的,分支的,尽皆存在……能成为玄武帝城内的九大家族,哪一道不是庞然大物呢。如若不是玄武帝主下了死命令,不能超过万道修士的话,九大家族可能会整出更多的修士……

每一道,皆是天才之中的天才……实力恐怖。

玄武帝主的一道仙之分身,好似帝王一般站立在沧海修士的中央之处,化为丰碑,成为不朽的精神支柱。

玄武帝主身旁,簇拥着万道族人,每一道尽皆是玄武帝主的子嗣,血脉浓度最起码达到六成,方才有资格参与此次的战斗,墓地之争。

直到这一刻,木尘方才知晓,玄武帝主的子嗣,竟然如此之多。

最靠近玄武帝主的存在,散发出恐怖的,惊天的气血之力,每一道皆具备九成的血脉之力,好似是玄武帝主的直系子嗣。

每一道玄武子嗣的实力,介乎于渡劫与合体之间,十分的神异。

“木尘,此是玄武的秘法,可压制,封印境界至合体巅峰,从而成功的迈入通明石猴墓地,每一道的实力,皆是渡劫巅峰……

玄武的血脉,可一定程度上不受通明石猴墓地规则的限制,合体巅峰亦可踏入。此即是后手,且一旦踏入,实力可恢复至渡劫前期……”

咳咳,这,还真的是搞特权啊。

“有此九道前辈存在,岂不是可以斩杀掉全部的邪魔?”

“不,并非如此,此九道玄武子嗣,仅仅能限制住敌方的强者,不让敌方的存在,对我等造成更大的损伤。”

“什么……”

木尘完全震惊。邪魔之中,竟然隐藏着如此恐怖的存在?

九道渡劫之境的天才,如若发挥出全部的实力,绝对可以媲美大乘之境,本以为是一股横扫的力量,没曾想,仅仅是限制。

“邪魔也能突破限制,以合体巅峰,乃至于渡劫之境迈入通明石猴墓地吗?”

“不,并不可以。”

木尘松一口气,而后头皮发麻,汗毛竖起……眼眸中流露出惊恐之色,望向大乘之境的导师,试图达到答案。

“嗯,是真的。”

得到肯定的回复,木尘整个人好似虚脱一般。竟然,真的存在如此的妖孽,自身跟其比起来,好似幼童一般可笑。

“邪魔的顶尖天才的恐怖,难以想象。木尘,一旦踏出,一定要小心,谨慎。”

木尘重重的点头,再也不敢小看此次参加通明石猴墓地的邪魔,不敢小看任何一道邪魔。

“灵儿,小心点。”

木尘捏了捏凰灵儿的手,互相加油打气。凰灵儿感知到木尘出汗的手,反手握住木尘的大手……

最中心的则是五道学府,九道家族,玄武帝主等人的存在。外围,则是按照不同的公国,城池站立。

人海呜呜泱泱,一眼望不到头。粗略的估计,修士的数量大概破千万。这是一股何等的力量啊……

“玄武帝主做事,怎么这么不地道呢,通明石猴墓地?只让玄武帝城的人参加,不让我们参加……难道我们是外人呢?”

“你知道什么叫做近水楼台先得月吗,你知道什么叫做培养心腹吗,对玄武帝主而言,我们都是外来的。”

“幸亏邪魔告知,不然的话,我等还蒙在鼓里,天大的机缘尽皆被玄武帝城的修士获得,我等只能坐视察觉越来越大。”

“玄武帝城,恶心,老子要不是看在通明石猴墓地的面子上,永远都不会来。”

“小点声。免得被听到,暗地里给我们穿小鞋……”

“穿就穿,老子还就不信了。”

公国的修士们一个个的义愤填膺,怒气冲天,好似要击破着天地一般。

木尘闻听如此的言论,细细的查探一番,果不其然,发声者百分之八十是隐藏的邪魔。论蛊惑人心,谁能有邪魔精通呢。

木尘在细细的查探一番,千万道德沧海修士中,足足隐藏着将近十万道的邪魔。

一旦如此多的邪魔假扮成沧海修士迈入通明石猴墓地内,一旦背后出手……沧海修士绝对损失惨重。

木尘觉得自身应该做些什么……

“你们这都是从哪听到的小道消息,我怎么听说玄武帝城内,也不是人人能踏入通明石猴墓地……而是高手方才准许踏入。”

“你们知道通明石猴墓地内的死亡率是多少吗?八成,你们在算算,自己是八成之内,还是八成之外?”

“玄武帝主不让你们进入通明石猴墓地,是在保护你们,而你们,竟然不识好人心。”

“送死吧,都去送死吧,竟然宁愿相信邪魔,也不愿意相信玄武帝主,活该死亡。”

“此次,一切的缘由尽皆是邪魔挑起的,你们要知道,如若不是玄武帝主迫于压力。绝对不会开启通明石猴墓地……”

理智的人,开始宣杨如此的说法,给玄武帝主洗白。

“老子信你个鬼……”

“假的,一切都是假的……”。

“通明石猴墓地内,具备着你想要的一切。”

邪魔再度开始挑事,蛊惑。